朋友圈一杠中间一个点(朋友圈一杠中间一个点是什么意思)

本来,病毒全球溯源工作是一件好事,旨在弄清楚新冠病毒人畜共患来源及其传播给人的途径,也对未来人类有效防止类似病毒的传播和扩散有所帮助。

朋友圈一杠中间一个点(朋友圈一杠中间一个点是什么意思)

本来,病毒全球溯源工作是一件好事,旨在弄清楚新冠病毒人畜共患来源及其传播给人的途径,也对未来人类有效防止类似病毒的传播和扩散有所帮助。在这方面,中国树立了典范。

早在去年7月,中国就着手与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病毒溯源研究的基础工作,成立了由17名中方专家和17名来自其他国家、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疫情预警和反应**(GOARN)以及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国际专家组成的联合国际研究团队。

然而,面对联合国际研究团队“极不可能由实验室泄漏”的明确结论,美国又是纠集七国集团要求所谓“新冠病毒起源第二阶段调查”,又是要求自家情报机构(对,就是那个“撒谎、欺骗、偷窃”的地方)在90天内拿出报告,圈哥就不禁蹦出几个问号:

情报机构比国际专家还专业?

90天真能拿出“货真价实”的报告?

为什么美西方一些人对世卫组织的报告视而不见?

科学的逻辑被打断

要解答这些问题,首先就得回到那份联合国际研究团队在武汉28天联合研究得出的报告。

报告很长,简单来说就是以下这几个十分明确的结论:

●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被视为一种从可能到比较可能的途径;

●通过中间宿主引入被视为一种从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的途径;

●通过冷链/食品链产品引入被视为一种可能的途径;

●通过实验室事故引入被视为极不可能的途径。

这结论,相信凡是阅读理解及格的都能明白啥意思,当然不排除某些“撒谎、欺骗、偷窃”机构的从业者和他们的雇主“转不过弯”来,所以在今年2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联合国际研究团队外方组长彼得·安巴雷克还特别贴心地给予了进一步解释:

“关于实验室泄漏病毒,这种假说我们觉得是极为不可能的,所以在未来溯源的相关工作当中,我们不会就这方面开展工作。”

按照科学逻辑,接下来的病毒溯源工作就该以在中国开展的工作为指引,进一步在全球对病毒进行溯源。毕竟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冠病毒早期线索出现,溯源工作的重点理应转移到那些新的方向上。

比如,隶属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在美国多地采集的血液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显示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本土传播;

比如,意大利米兰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研究团队推测2019年9月新冠病毒开始在意大利传播,并依据意大利高等卫生院2019年从米兰、都灵等地的生活污水中检测出新冠阳性,米兰研究团队认为这说明当时已有很多患者;

比如,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报告该国新冠肺炎患者基因测序结果,法国的新冠疫情源自本土、可能在2020年前就流行的新冠病毒毒株,其遗传性状与来自中国的输入病例感染的病毒毒株相差甚远。

面对多点多地暴发肆虐的病毒,无数日夜奋战的科学家们虽然心急如焚,却也因为找到更清晰的方向而愈加坚定。

科学,再一次为人类的未来照亮前路。

但是,突然之间,科学的逻辑被强行打断——美国**的最新要求是就所谓有关中国实验室病毒泄漏问题,“情报部门90天内拿出明确结论”。

这种在科学研究中让情报机构横插一杠,就如同欣赏交响乐时突然冲上来几个人强行夺走指挥棒,您要指挥得好也就罢了,问题是您有人家专业指挥内行吗?

科学家的“硬核”回应

专业的事要多向专业的人学习。圈哥不学白宫“拍脑门”那一套,专门请教了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教授苏静静。

苏老师长期研究医学史和公共卫生国际合作,让我们来听听她对新冠病毒溯源的一些专业看法。

“科学家对病毒溯源的追求,必须遵循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现在拜登**要求情报机构在90天内拿出报告,这既不可能,也不可信。”开门见山,苏老师首先指出了情报机构越俎代庖的荒唐。

“对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的溯源工作长达几十年,目前还都没有一个国际公认的定论。要求不是科学机构的情报部门在90天内拿出一个结果,最后得出的肯定是一个事先设定好的结论。”

“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很多美西方反复炒作的捕风捉影的所谓‘证据’,其实都早已被澄清过,媒体报道都在,但是却被选择性地忽视,反复翻炒,似乎是想‘把谎话说一千遍以变成真理’吧。”

“那些鼓噪继续调查‘武汉实验室泄漏’的人可以分为两类,”苏老师说,“一类是一直持有实验室泄漏阴谋论观点的,这些人多是一些打着科学家旗号的外围人士,如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成员孟天行(Jamie Metzl),他本人牵头联署了几封***,宣称实验室泄漏不能排除,某些媒体也把他说成是世卫组织顾问、基因学家,实际上他只是以顾问身份参加了世卫组织一个伦理学委员会的工作,他自己的官方网站上介绍自己是地缘政治学家和所谓的‘科学未来学家’,但他从来没有发表过一篇关于生物医学方面的论文,却发表过大量关于地缘政治的文章。”

苏老师说,另一类是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以及美国病毒学家巴里克等,他们去年都不赞同甚至坚决反对“实验室泄漏”观点,今年他们却改口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自己观点的转变。

“特别诡异的是,我注意到,就因为巴里克曾与武汉P4实验室的石正丽教授进行合作研究,有外媒就试图以巴里克的‘改口’来坐实病毒是从武汉P4实验室泄漏的‘罪名’。”

事实是,据报道,巴里克当年和石正丽共同研究的冠状病毒并非导致如今新冠肺炎的病毒,而且,石正丽只是提供了一些病毒序列数据和质粒,对病毒进行‘杂交’的过程并不是在武汉实验室进行的,而是在巴里克所在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大学实验室进行的。

“就连该校当年自己发布的关于此事的资讯上,说的也是该校的研究人员——而不是武汉的实验室——发现了这种冠状病毒有传染人的可能。如果说有泄漏,也应该是巴里克的实验室发生泄漏才更合情合理。”

请教至此,开头那几个问题就基本有了答案:

情报机构比国际专家还专业?NO!

90天真能拿出“货真价实”的报告?NO!

为什么美西方一些人对世卫组织的工作视而不见?因为他们已经预设结论、有罪推定。

让科学而非政治主导溯源

在国际科学界,与北大苏老师有相似观点的真正的科学家还有很多,只是他们的声音不常被某些西方媒体报道罢了(诶?这又是为什么呢?)。

在美国拜登**要求进行“进一步病毒溯源”后,当时世界卫生组织顶尖的紧急事务专家就说,目前的病毒溯源已经“被政治毒化”了。

俄罗斯国家病毒和生物科技研究中心主任里纳特·马克苏托夫认为,专家对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没有疑义。新冠病毒和之前的冠状病毒有20%不同,不可能通过人工方式制造。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教授文森特·拉卡尼洛则直言:“我们必须调查的是自然界中的病毒,所谓的实验室的故事已经结束了!美国之所以一再在新冠肺炎疫情溯源问题上掀起波澜,是想把这个问题加上政治色彩,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科学。”

截至目前,新冠病毒已经在世界各地发展出数千种变异——

该清醒了,这不是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的战争,这是一场全人类和新冠病毒的战争!它正在利用人类社会中那些因为霸道、自私和愚昧而浪费的时间,不断在变异中更加强悍。

在病毒溯源的道路上,让政治走开,让科学说话,已经成为全人类唯一的选择。任何阻挠科学脚步,把宝贵时间和资源浪费在政治私利和操弄上的行径,都只会是病毒的帮凶。(文/大头 文华 图/ 千里)

来源:微信公众号“破圈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苏西苏西认证作者
上一篇 2023年2月25日 10:47
下一篇 2023年2月25日 10:55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客服QQ: 8838832

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