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楼上噪音,却掉入另一个深渊

楼上邻居算是知书达理的家庭,我们通过物业找了楼上大人提醒噪音,楼上孩子的爸爸亲自到我家确认噪音。前后沟通了三次,他家在卧室地板铺上了地毯,客厅围

解决了楼上噪音,却掉入另一个深渊解决了楼上噪音,却掉入另一个深渊

傅岳老师:

您好,我的邻里噪音经历比较简单,没有太多值得记录的地方,但困扰我的是离奇的“后遗症”。2021年我们搬到新房后发现楼上二胎家庭有楼板噪音,就是小孩咚咚咚的跑跳振动。楼上邻居算是知书达理的家庭,我们通过物业找了楼上大人提醒噪音,楼上孩子的爸爸亲自到我家确认噪音。前后沟通了三次,他家在卧室地板铺上了地毯,客厅围了一个儿童玩具区,地面铺了泡沫垫。这样一来,来自孩子的噪音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善。

现在我家楼上大部分时间可以保持安静,并且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处得不错。但安静并不是完全没声,我记得您说过“声音总在我们身边,噪音是无处不在的”。我家就是属于这种情况,今年年初我家楼下邻居经常深夜摔门(砰的一声巨响),还有隔壁邻居家的狗叫声,突然就发现自己很在意环境里的各种声音,这可能就是噪音敏感症吧。当这些声音变成打扰我的因素,那这些声音就是噪音,如果不干扰,那对我来说就不是噪音,但我发现很难做到不干扰。

我小时候住铁路边的房子,附近还有一个24小时运转的工业区,常年在嘈杂的环境中看书写作业,完全不受那时周围的声音干扰。后来上大学,学的机电工程专业,工作后也一直与机械设备打交道,但以前从未发觉身边的声音会干扰我。

自从去年经历了一次楼上噪音,我开始关注身边的各种声音,不得不承认,这种关注会上瘾,我现在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关注,不管去哪都会不由自主地去听环境里的各种声音。有人告诉我这是PDST(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我应该不是。去年楼上噪音并没有严重到给我留下创伤,我与楼上邻居也从未发生过任何不愉快,反而是因为沟通噪音事宜,取得了相互信任。我还怀疑自己得了“恐声症”,但我不知道这种病是不是需要找医生给出明确的诊断。

最近困扰我的是办公室午休时候敲键盘的女同事,但她是我搭档,我们共事了好多年,我很清楚她的为人,热心而又富有智慧,对工作充满无限**。但我只能用耳塞阻挡她中午打字的声音,我一直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了?我不该因此困惑的,我应该大度接受,但事实做不到,于是又开始厌恶那些声音。每次反思自己,却越想越糊涂,我到底怎么了?我没办法从这种思维中解脱出来,就像陷入了一个深渊,越探究其中,就掉得越深。

当我陷入这个深渊,就再也无法静不下心,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工作时经常分心。有时走神了多久我也不知道,脑袋里总是胡思乱想,等我意识到走神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自己刚才正在做什么。这让我的工作效率降低了至少50%,随之而来的是出错率上升,一直感觉很疲累,但睡不着,闭上眼就会联想到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比如一只大象追赶一群斑马,汽车在海上行驶),耳朵还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幻听,类似一种机械脉冲声,不管用什么耳塞都不管用。

今年3月我去做了一次心理咨询,由于我们这边县城医疗条件有限,医生根本没有耐心听我说完,随手就诊断我是焦虑型抑郁症,发了一些药给我吃,但吃了药只觉得困,专注力和精神状态都没有任何好转。我很担心这样的状态会伴随我一辈子,毕竟我才成家立业,房贷还有十几年,孩子马上要上学,父母渐渐老去,我不能这样消沉下去,可是我的出路在哪?

傅老师,您当初解决了楼上噪音后出现过这种情况吗?或者您接触到的噪音受害者一定很多,有没有类似我这种情况的?我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渴望回到以前那种无拘无束的状态,可以完全忽略周围的声音,专心于工作,可以静下心来享受生活。此次冒昧来信,希望请您帮我分析一下,我到底怎么了?我该怎么办?

此致

罗昊

2022.6.12

罗昊

你好,我是傅岳。首先恭喜你拥有一个通情达理的楼上邻居,能和平沟通解决楼上噪音问题,并且拥有关系和睦的邻里关系,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但你现在出现的问题要比原来的噪音更复杂,关于恐声症和噪音敏感是两个不同概念,之前有两位恐声症患者向我沟通过他们的经历,我可以先来介绍恐声症的概念。

恐声症在心理学中也可被定义为“选择性声音敏感综合征”,患者对特定声音或具有特定模式和意义的一组声音产生异常强烈的情绪和反应。换言之,它是对某些声音的一种憎恨或厌恶,如咀嚼声、呼吸声、口哨声、敲打键盘声、时钟滴答声等,但不仅限于这些声音。

我们平时也会因为某人吃饭时吧唧嘴而感到反感,但这种反感总与声音大小有关,如果咀嚼声很小,正常人不会在意,但恐声症患者会对细微的声音也感到不适。当恐声症患者听到恐声症的诱发声时,心理和生理上的恐声反应均会被激发,引起自身的厌恶、焦虑、恐惧和愤怒等情绪,尤其以愤怒为主导情绪,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回避意图,但同时又无法摆脱对这些声音的过度关注,并在生理上会感受到胸部、手臂、头部或者全身压力以及肌肉的紧张收缩,引起出汗、呼吸困难和心率、血压或体温的升高等反应。

有一位恐声症患者告诉我,她害怕的是窗外车流声,因为车流声听起来就像是一种难听的手风琴声音,她害怕这种声音,一听到就会浑身紧绷、手心冒汗。但实际上,窗外的车流声并不像手风琴声,而且这些车流穿梭的声音,普通人根本不会在意。但她完全受不了,伴随着耳鸣和对车流声的恐惧,她曾经更换过三次隔音玻璃窗,收效甚微,最终选择搬到了一间没有窗的房间生活,但依旧能听到。

我们必须对恐声症与听觉过敏、高声恐怖、耳鸣幻听进行区分,虽然它们最显著的共同特征是对声音忍受度降低,并且在某些症状的表现上也有相似之处。但是病因和机制十分不同,听觉敏感是指在听觉通路中对声音的异常强烈的反应;高声恐怖通常是指对某些声音或所有声音的恐惧,以及由于边缘和自主神经系统的异常激活而产生的恐惧,耳鸣是指一种幻听知觉,是一种没有相应的、现实的声音联系,却让个体产生了切实的感受。

恐声症和听觉过敏均属于声音忍受度降低的亚型,噪音敏感属于听觉过敏的一个分支。声音忍受度降低本质上是一种听觉感知功能障碍,会对患者的生活产生极大的影响,几乎任何声音都会变得令人反感并引起负性的反应。虽然声音对声音忍受度降低患者的影响极大,但是像鸟叫、流水声、风声和雨声等很少被人产生负面反应的声音,对恐声症患者几乎不构成影响。

目前,临床医学和心理学上对声音忍受度降低的研究还很少,很多医院并不能明确诊断恐声症或是听觉过敏,只能从焦虑症、郁抑症角度进行治疗,虽然这种方法确实可以帮助一部分患者缓解症状,但仅仅只对那些患有恐声症和焦虑症双重心理障碍的人有效。

近几年,有听觉专家提出,恐声症的病因与长期听觉过敏或焦虑抑郁有关。但我个人认为,不管是恐声症还是听觉过敏(或噪音敏感),它们之间存在交叉共性,而这些共性具有轻重区别,也就是说,当你出现了噪音敏感,你也许具有恐声症的一些特征,但还尚未达到恐声症严重程度,这时你仅对某一种类的声音有不适感,但这种不适感,与恐声症患者的反应有明显差异。

噪音敏感与恐声症存在以下六点特性:

1. 患者会被一些人为制造的声音激起负面的生理和行为反应。

2. 听到这些声音时,患者先是感到烦躁和厌恶,随后很快升级为愤怒,有时还会出现失控的攻击性行为。

3. 患者能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是不理智的。

4. 患者倾向于主动回避出现这些声音的场合。

5. 患者会因自己的反应而感到焦虑和自责,甚至影响正常生活。

6. 患者的反应无法用其他精神障碍进行解释。

我们可能并不会同时出现这些特性,对声音忍受度降低的过程,是从缓到急,由轻到重的发展过程。如果你身上出现了部分特性,你应该警惕自己是否有变严重的趋势,及时发现,及时干预。

我认为你的情况不算严重的恐声症,而是从原来被楼上噪音激发了对声音的关注,对声音的过度关注,会消耗你的精力,自然就成了一种干扰。举例:你原本可以集中80%的精力处理工作事务,但现在对声音过度关注后,你只剩下40%的精力,而你的大脑需要大量运算力来执行对声音的处理,其中包括了听觉感知、分析、评价、反思和自我否定,这个过程会让你不断加深对那些声音反感,因为你认识到了这些声音对你有害,但还有另一种声音告诉你,你不该对它们过度关注。

比起焦虑症抑郁症,你现在更需要正视生活中各自引起恐惧的声音,比如同事中午敲打键盘的声音,你应该理解为她是在为工作沟通,并且在办公室里打字的声音是很常见的,而且它并不只针对你一个人。你可以认为敲打键盘是一种制造噪音,但这种噪音的危害很小,如果你需要午休,戴上耳塞足以抵挡这些声音,这并不一件值得困扰的事。

如果你的情况在未来仍然不见好转,应该去找更专业的医生帮你进行心理治疗(或药物)。最后,我希望你能理性看待自身问题,适当给自己减压(生活工作压力太大),正如你描述的那样,就像陷入一个深渊,我能理解这种感受,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经历。我曾从科学理性角度去分析过这些问题,试图找到答案,但很抱歉,真正能够从噪音(或恐声)中解脱的,不会是别人的办法,而是通过理性认知达到心理和行为做出改变的自己。

傅岳

2022.6.16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晓虹晓虹认证作者
上一篇 2023年3月13日 10:24
下一篇 2023年3月13日 10:32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客服QQ: 8838832

客服微信